巴比特论坛

发表于 2018-6-7 15:15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咳咳,要我说,那个XXX(某个数字货币),就应该梭哈!”袁鸣右手抬起来捋了一下左胳膊已经卷起来的衬衣袖子,对旁边的人说。那时的他像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。

曹琳每天穿梭在深圳,精心安排着一家人的起居,核心就是孩子的饮食和教育。她的孩子艺术天分突出,刚刚拿了奖,未来选秀还是出国,“都需要一笔钱”。

“我All in了。”去年12月,听完李笑来《通往财富自由之路》的付费课程,曹琳开始炒币。

没有北京户口的卢静,正带着孩子奔波在北京至深圳的路上。去深圳是选学区房,为了孩子能上好中学,10万/平米的学区房很快选好,但首付卡住了。一个月前她用一部分资产买EOS,本指望翻倍付首付,没想到被套牢在山尖上。

在户口、教育、出国、养老的夹缝里,他们左冲右突。突然听到数字货币“一夜暴富”的神话,都曾愣住。如今,一批有闲置资金的中产家庭已经迫不及待地走在炒币的路上。

在铺天盖地的“一夜暴富”的神话中,炒币似乎成了一种阶层跃升的捷径——但这条路自己真的开始走时,才发现没有那么容易。

币价每天起起伏伏,已经装载了无数中产家庭的焦虑和惆怅、希望和梦想。
041012eb190b61e18a06979e2eca3c67.jpeg

33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

happyy999 | 副船长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3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类失去梦想
世界将怎样
xiyue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就没啦?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3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抵押房产炒币

袁鸣高大的身躯嵌在一个简易凳子里,每次翘着二郎腿往后欠一下身体,凳子都快要盛不住了。

但是袁鸣很兴奋,这是他第一次从天津乘高铁来北京,跟一群币圈的人共聚一室。

为了放手炒币,他已经抵押了房产。

他根本无心听会,兴奋地四处打听,“你们都买了什么币?”

“要我说,那个XXX(某个数字货币),就应该梭哈!”

左右邻座都略微笑笑,没有人跟他搭话。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3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他们是来听一个EOS超级节点竞选团队路演的。主办方还请了两个业内名气最大的节点一起来捧场,听众们显然不想错过大佬讲话。

袁鸣只好装作无所谓。对于他说的XXX币,他看起来胸有成竹。但翻看他指出的那个币,价格正在往下掉。

刚刚靠炒房在天津实现中产的袁鸣,心中时刻有一个强烈欲望:跳出现有的阶层,趁年轻再往上进一步。

他已经是同龄人中的异类。研究生三年时间里,当同学们在卖力地背诵西方法哲学、庭辩技巧,他相当大一部分时间是坐着飞机到重庆、成都、昆山炒房。

“我告诉宿舍同学,成都的房子可以买,没人能理解。”他说。他总是内在亢奋,炒房有时彻夜排队拿号,有时需要大量现金。尽管困难重重,他却从没失手过。

毕业时,他已经在几个热门的二三线城市“布局了房地产”。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但这还不够-----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部小县城出身的袁鸣,小时候的家庭“能接近县城核心圈”,这让他从小就感到人与人之间在现实生活中的差距。

学习是必修的基础,赚钱也是基本功。但他想的从不只是赚钱,“他们的谈吐、他们生活的细节”,都是追求的方向。
李团长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继续  坐等更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
后边呢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7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happyy999 发表于 2018-6-7 15:36
人类失去梦想
世界将怎样

有欲望,梦想就不会消失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7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happyy999 发表于 2018-6-7 15:36
人类失去梦想
世界将怎样

有欲望,梦想就不会消失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48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如今的袁鸣在天津生活和工作,早已超越了他小时候认知的县城核心阶层。

但是不知不觉中,他又灌输给自己新城市核心阶层的内涵。

“那种方式,你们普通人都接触不到。”他说。

炒房积累的财富,不够他实现进阶。

“一夜实现财富自由”的炒币神话出现在袁鸣生活里的时候,他觉得,新的超越机会来了。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57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一次他先跟着朋友买了几十万的小币种,一段时间后币价下跌,至今还被套牢。他还在EOS涨到120的时候买了一些。

那天在EOS超级节点竞选的会场,他显得胸有成竹,向周围人推荐这个小币种。“一定会涨!”他眼神看起来很坚定。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5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他渴望翻一百倍。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抵押房子买的币。此前他听说,有已经在币圈成名的人,也是靠抵押房子。

那天回到天津,他还是不能淡定。晚上给会场认识的新朋友打电话,“你说,做北漂,什么都没有,值吗?”

他说他不研究币,一个新币种出现,只要有人跟他推荐,“财富自由”的梦想会立即召唤他的肾上腺素。

“感谢推荐,无脑跟,梭哈!”他总这样说。
江先生哎 | 船员 | 发表于 2018-6-7 15:5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还差两千万”

与北方的袁鸣相比,坐在深圳家中的曹琳,此刻已经可以淡定地享受炒币带来的内在跃升。

炒币大半年,她已经开始写文章教小白炒币。

对于自己,“不能说帮助家里增加了多少财富,因为手里都是币。”曹琳说。

跟袁鸣想要进阶的欲望不同,曹琳一直面临更多的,是现实焦虑。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 用新浪微博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搜索

0关注 1粉丝 6主题

作者的其他主题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
登录

分享 发帖